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

企业管理:非要赢得每一竞争的企业,一定会输掉整个市场

时间: 2017-11-08 12:40 来源: 合作伙伴 作者: 小杜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企业信息联盟 2017/11/8)国务院国资委主管,中国企业联合会主办《企业管理》。统一刊号:CN11-1099/F ,邮发代号:2-650,每月5日出版,全彩印刷;全年12期,每期128页;全年288元,每期24元。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微信公众号“企业管理杂志社”订阅。

过去50年的全球化是一个以经济扩张为主轴的复合现象。始于2008年金融危机,让我们熟悉的全球化正发生裂变。一个表面统一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价值观正受到各种民粹主义的批判。同时,新全球影响力量以各自为阵的多元风格登场:非洲仍要求工业革命,欧洲强调社会保障,北美鼓吹新进步运动……从过去的单一趋势,到现在多元趋势的复合效果,新现实敦促我们质疑既有的全球化思维和跨国经营模式。

今天,跨国经营的复杂性主要体现在跨地域、跨制度、跨文化的矛盾,以及人们意愿的冲突上。要建立跨国商业生态,必须有引领社会意愿的能力。跨国商业生态蕴含竞争优势,因为制度化的习性是对付动荡不确定环境最好的稳定器。怎样引领纷繁复杂的意愿,达成社会共识,并进而沉淀为经济发展的制度基础?

70年前,1947年6月5日,美国国务卿乔治·马歇尔在哈佛接受荣誉学位时,在演讲中阐述了美国援助欧洲战后重建的全新理念,这一理念成为后来“马歇尔计划”的核心内容。没有“马歇尔计划”就没有欧洲战后复兴。同时,“马歇尔计划”形成的联盟共识奠定了有利于美国主导的战后秩序。战后美国在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全面兴盛都基于欧美之间强大的联盟关系。“马歇尔计划”为这种强联盟关系奠定了坚实的社会经济基础,被誉为美国建国以来最成功的外交策略。可在当时,马歇尔和他的计划本身都饱受非议,并差一点成为“麦卡锡主义”的牺牲品。马歇尔的曲折经历对当代企业家跨国发展的雄心也有励志效果。

大破大立的历史机遇

世界大战是全球制度矛盾总爆发的典型形式。大战可能以军事的形式,也可能以经济和文化的形式出现。在它残酷破坏性的背后,是鲜有的地缘政治新机遇。1947年,马歇尔面临的是军事大战之后的制度重建机遇。

第二次世界大战基本上摧毁了欧洲各国的国民经济,工业生产能力倒退至少30年。崩溃的社会经济还没开始复苏,政治冷战又马上打响( 1947年,美国驻苏联大使乔治·凯南的一份电报标志东西方冷战开始)。在双重破坏性力量的角斗下,欧洲何去何从?无人知晓。

为了遏止苏联势力向西蔓延,美国决定支持欧洲的重建,构筑对抗苏联的壁垒。 1948年,旨在支持欧洲重建的“马歇尔计划”正式执行。美国第一年拿出53亿美元(约为当时美国国民总产值的5%),又分4年向西欧各国提供总数为130亿美元的援助。这笔数字今天看起来并不大,但是放到当时的情景下,按照美国GDP占比,大约相当于今天的9000亿美元。

自担任国务卿始,马歇尔将军就被贴上了“失败英雄”的标记。他刚从中国回去,就卷入了“谁丢失中国?”的政治争论。他被舆论视为冷战首役的战败者。而他面对的欧洲也同样是满目疮痍,让人看不到希望。一个失败的战争英雄能成功地领导经济复兴吗?马歇尔首先面对的是高度负面的政治意见。

计划还没进入国会讨论就被诟病,不仅因为金额庞大,还有意识形态的因素。

可是,马歇尔将军在中国的经历和对中国社会变化的观察深度改变了他的社会变革理念。历史学家发现,马歇尔得益于自己的大失败经历。这些经历帮助他形成了一系列的新认识:1. 社会变化必须根植于本社会的人民,不能从外部移植政治秩序;2. 贫穷、饥饿、失望是社会动荡的土壤;3. 激发当地人民的主观能动性,投入到制度建设中。它们是社会长期稳定的保障。

马歇尔还从自己的失败经历中获得执行策略的精要之处:推动大变革的领导者需要懂得“首要性排序”。做什么,不做什么,一定不能让什么发生?这些是思考首要性的三要素。马歇尔总结道:“非要赢得每一场战斗的将军,一定会输掉整场战争。”

不过,即使那些同情他的政治人物也很难想象“马歇尔计划”能过国会预算这一关。深知美国政治制度特征的马歇尔有自己的一套社会动员计划。他像做政治竞选一样到处宣传“马歇尔计划”。他有针对性地向扶轮社、妇女会、南部棉花种植协会、各地商会等社会政治意见领袖团体发表演讲。他的演讲集中在两条主线上:这是崇高的事业;它能避免下一代陷入又一场欧洲战争。两条主线,一条唤起高贵的精神,一条直接触及美国人当时最担心的自我利益,简明而有效。

(责任编辑:新闻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